logo

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www.gobo55.com攻略 > 正文

www.gobo55.com琥珀一样守护(非常惊人的巨大的虎)

2019/1/26 17:44:23 / www.gobo55.com攻略 / 暂无评论 / 字号

我听过那一带的各种奇异故事,不只一次。

现在那是一片公园了,范围颇大,有起伏的坡地和树林,细细的人造小溪。但以前不是这样的。小时候听说那是古老的刑场,从前枪决人犯的地方。也有一说是埋葬死刑犯的地方。细节不多说了,总之是极凶之地,绘声绘影说得非常可怕。记得那时有同学在课堂上问过老师这件事情,是因为这样,罪大恶极的人成了凶戾的冤灵,才有那么多惊悚的传说吗?老师带着复杂的笑容,抿嘴停了一下,说,不是你们想的那样。

班上躁动着,有同学眼睛发亮举起手,追问下去,可是书里写了啊,书里说,那些灵,恶狠狠的魂魄,是这样来的吧。

老师收起笑容,从讲台上俯身看着我们,慢慢地,一个一个字说,不是书里说的那样。全班安静下来,即使是坐在教室最后面的我也被吓到了。那一刻的老师,显得非常、非常巨大。



或许是因为这些充满阴影的往事,每回走到这里,总觉得心里不安,即使我已经长大了,但每每经过,心跳和呼吸还是不由自主急促起来。这天也不例外。连日大雨之后,摸黑出门晨跑,越过交叉的路口,进入那片据说数十年前才从刑场或墓地改建成的公园,园里的路灯不知为什么大多坏了,少数几盏勉强亮着的,断断续续,远远在风吹的树后闪烁着。我跑完外围几圈,抄近路走过灌木丛间的缝隙想回家,天色渐渐泛起了淡淡的青白色,经过坡地上的树林时,突然听见不远处低沉、浊重的呼息声。

好像是动物的声音。我停下来,站在树林外缘,有些紧张,四下张望想看清楚,一转头,在后方较低的坡地上,赫然看见一只放低身子、正缓慢前进的虎。

非常惊人的巨大的虎,比动物园里所见更大许多,微微拱起的背,放轻了脚步向着我的方向潜行而来。

那是狩猎者的姿态,我急忙躲到树后,腿软半跪下来,想尽可能遮住自己。但那是不可能的。隔着低矮的灌木丛,我能清楚看见那只虎正朝我逼近,睁着眼,胡须微张,目光灼热地瞪视着我的方向,但似乎──似乎并没有看见我?虎的眼神确实向着我,却聚焦在我身后非常远的地方,彷佛我并不存在。

这是非常奇怪的情境,我和虎,好像身处在两个意外交叠的平行时空。我确实看见牠了,吓坏了。但牠却好像只能看见我身后更远处、某个非常令他着迷的事物。

已经来不及逃跑了,我把身体压得很低,尽可能低。虎慢慢向我的藏身处走来,身上的毛皮在渐渐亮起、暧昧的天光里温和发亮,黑色的条纹看起来像是深深的伤疤,一道道幽深的裂缝。是心理作用的关系吗?随着虎愈靠愈近,我明显感觉到虎正不成比例地变大。

不是那种随着距离变近、视觉上的变大,而是真的变大了。虎来到我藏身的位置时,感觉已经是象的大小。巨大的虎头几乎与跪立着的我一样高,仅隔着一棵树,就抵在我的背后。

我几乎不敢呼吸。虎停了下来,就在我的身后,静了下来,像在等待什么──或者是在躲避什么?牠真的看不见我吗?或是其实牠都看见了,但在远方有另一个更吸引、更令牠在意的事物?

天渐渐转亮,这是我经历过最漫长的清晨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天色破晓的前一刻,虎突然动起来了。我能感觉背后卷起了一阵海啸大浪似的声势,虎快速往前扑出两步,攀上坡地的高处,就这样穿过我──像是我们不存在同一个时空那样,巨大金黄的身躯像一阵风那样掠过我,我瞬间落在虎的身体中,但却毫无感觉。黑色的裂缝笼罩在我四周,我像是被吞噬掉了,被关进由黑色虎纹架起的兽笼,巨大的虎的肚腹中。

但那只是几秒之间,太阳越过远方的楼房,日出了,城市一下变得清楚,阳光直直朝我和虎的方向射了过来。巨大的虎站起身,弓着的背颈终于松懈下来,离开了我──整个身体离开了我,我像是被产出似地遗落在原地,虎则继续往前走去。

迎着阳光,虎没有缩回原形,却变得更巨大了,牠继续走,走进树林,头颈几乎高过树冠地站立着,然后在完全没入树林之前,慢慢地回过头,猫咪一样深深地看了我一眼。

我不懂那是什么意思,但迎着阳光,心里觉得非常胆怯、迷惘,却同时觉得好像被照看、被保护了。

虎轻轻闭上眼睛,再睁开,注视着我。那神情像是一个伤痕累累、疲倦失望的老人。

但被看着的我,却感觉到某种难以叙述的祝福和宽容。